从严治党保障“四个全面”
来源:新华网 作者:编辑人员 发布时间:2016-01-08 <阅读次数:0
字号:T|T

经过2015年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,从严治党的重要性、对“四个全面”的托底保障作用,体现得更加明显

2015年12月11日至12日,全国党校工作会议召开。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。13日公布的《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校工作的意见》,提出加强和改进党校工作是“协调推进‘四个全面’战略布局的迫切需要”,是“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内在要求”。

“党校教育是我们党在长期执政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经验和优势,重视党校教育,很大程度上,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实现‘四个全面’的目标息息相关。”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志强说,“在国家建设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,发挥干部教育的优势,推进党校工作,是全面从严治党必须面对的基本问题。”

2015年,全面从严治党在各方面全面推进,成绩斐然。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刘春认为,在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中,全面从严治党放在最后,突出了全面从严治党是其他三个“全面”的“托底”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保障。“解决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,治党务必从严,许多难题需要通过管党治党来破解。在‘四个全面’战略布局下,全面从严治党是解决关键问题、急迫问题的重要保障。”

“例如,全面深化改革涉及体制变革、利益调整,如果干部队伍素质不过关,不利于体制转轨和利益调整,甚至会出现以权谋私、滥用权力的现象,拖改革的后腿;全面推进依法治国,就要依规治党,把党纪挺在前面,如果党纪不严,依法治国、治军、治吏也做不好,无法体现法治的严肃性和权威性。”

“经过2015年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,从严治党的重要性、对‘四个全面’的托底保障作用,体现得更加明显了。”刘春说。

反腐败和作风建设持续深化

“2015年,作风建设力度更大、更严格;反腐败斗争持续向前推进,打虎拍蝇、国际追逃力度很大。”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说。

在作风建设方面,2015年作风建设力度大,抓手越来越宽,覆盖面越来越广,鼓励群众监督举报。据统计,截至11月30日,2015年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32128起,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9011人。6月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客户端开通反“四风”一键通举报专区,开通当日就收到手机举报691件。不少地方也开通了手机举报平台。

除了人们熟知的吃喝送礼等不正之风,作风建设还注重解决各种作风问题的新形式、新表现。“例如,反对奢靡浪费,以前重点打击的是公款消费的奢靡浪费行为,到了2015年,中央明确提出,用自己的钱进行高标准或者挥霍性的消费,造成不良影响的,党组织不能不管,不能不予过问。”刘春说。

作风建设进一步深化,不作为、慢作为成为打击重点之一。“当前,在高压反腐、强力纠风的氛围下,乱作为的现象得到了遏制,但不作为的现象有蔓延的趋势,有的党员干部甚至打着八项规定的旗号不作为、慢作为,这是对中央精神的严重曲解。”刘春说。9月,国务院大督查第二批核查问责结果公布,针对资金沉淀、项目拖延、土地闲置、棚改迟缓等方面的懒政怠政不作为典型问题,24个省(区、市)依法依规对249人进行问责,给予党纪政纪处分。

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落实力度加大。1月12日召开的中央纪委五次全会,明确2015年为“问责年”,并给作风问责划出追究“清单”,并确定建立完善责任追究典型问题通报制度。全国仅上半年就问责370多个单位的党委(党组)、纪委(纪检组)和4700多名党员领导干部,与2014年全年责任追究总人数大体相当。

在反腐败方面,“从数量上看,2015年打掉的‘老虎’相当多,拍‘苍蝇’力度也很大。强力反腐取得了实效,也得到了群众的大力支持。”谢春涛说。

截至12月15日,2015年已有郭伯雄、周本顺等20多名省部级以上干部落马。而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官员已超过120名。

积极推进反腐败国际合作,开展国际追逃。4月,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公布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、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的红色通缉令,加大全球追缉力度。

截至10月31日,全国公安机关共从63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各类外逃人员627个。江苏、北京、广东、江西、浙江、河南等地先后有多个“红通人员”落网归案,美国也首次向中国遣返“百个红通人员”之一的杨进军。

“反腐败绝对不仅仅是自身的努力,也需要国际合作。在开放的条件下加强党的建设,2015年迈出了不小的步伐。”刘春说。

建设更高素质干部队伍

全面从严治党要紧紧抓住干部这个关键少数。在刘春看来,2015年,党中央对各级党员干部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更严格的要求。

2014年3月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“三严三实”的重要论述。2015年4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方案》,开始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。

谢春涛说:“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重要会议和场合,强调领导干部要始终做到对党忠诚、个人干净、敢于担当。2015年,围绕建设忠诚干净担当干部队伍、营造良好政治生态,在干部选拔和管理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。”

干部选拔工作比以往更加严格。例如,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随机抽查比例由3%~5%提高到10%,实行干部选拔任用“凡提必查”,并进一步强化抽查核实结果的运用。

针对领导干部“不作为”、“能上不能下”等现象,2015年中央印发了《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(试行)》。“这是前所未有的,必将极大改善用人状况。”谢春涛说,“总体上讲,十八大以来,干部选拔任用方面,更多看干部的能力、担当和业绩,而不是论资排辈。只要能干得好,什么年龄层次都有得到重用的机会。”

针对干部选拔方面的违规违纪现象查处力度很大。2015年,四川省南充拉票贿选案的最终查处结果引发广泛关注。经查明,该案共涉及人员477人,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33人,给予撤销党内外职务以上处分77人,给予严重警告并免职、严重警告、警告或行政记大过、记过处分以及免职处理267人,诫勉谈话、批评教育100人。

谢春涛说:“这类案例充分说明,干部选拔、管理都要讲规矩,不讲规矩就一定会付出代价。过去讲‘年底不送,职位不动’,现在则根本不敢送了,甚至送了还要付出代价。”

党校工作更加得到重视。“全面从严治党一个系统工程,仅就干部队伍来讲,包括干部队伍党性锻炼和素质提升、干部考核评价体系、以及干部选拔任用、管理监督的科学性、有效性等问题。”蔡志强说,“推进四个全面、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对干部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新要求,更加重视党校教育,加强干部教育培训,是遵循干部成长规律,从严治党管党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”

蔡志强认为,党校需要在贯彻中央精神,解决中国问题,推进中国实践中发挥独特优势,打造符合新时期干部教育规律的教学模式,形成研究平台,开展教育工作,有效解释、宣传、推进党员领导干部对中央精神的准确理解和深刻把握,为党的事业提供“质优量大”的干部群体,让干部队伍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,坚持“三个自信”,做到忠诚干净担当。

制度建设成果丰硕

“全面从严治党,要向制度建设要长效。”刘春说,“2015年,以党内法规密集修订、公布为最大亮点,制度建设方面相继推出了一批重量级成果,将对未来全面从严治党发挥长期的指导和约束作用。”

在受访专家看来,2015年党内法规和制度建设的最大成果,就是修订公布了《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》和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。

“这两部党内法规,从内容和立规技术角度看,比旧版的准则和条例提升了很多。最大的特点,是体现了十八大以来作风建设、反腐败等全面从严治党的经验、面临的新问题、新挑战。”刘春说,“例如纪律处分条例中‘对违反政治纪律行为的处分’规定,就是当前全面从严治党亟需解决的大问题,汲取了十八大以来‘打虎’大案要案总结的教训。”

“强调党纪本身就是治本。”谢春涛说,“过去党纪有的方面失之于宽、失之于软,现在则更细致、更严格,在实践中结合‘两个责任’,将发挥巨大的作用,有效减少严重违法违纪的现象。”

纪检体制改革迈出重要步伐,落实“两个为主”——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,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,各级纪委书记、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;实行“两个全覆盖”——全面落实中央纪委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,实行统一名称、统一管理,改进中央和省区市巡视制度,做到对地方、部门、企事业单位全覆盖。

2015年公布的《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纪委书记、副书记提名考察办法(试行)》《中央纪委派驻纪检组组长、副组长提名考察办法(试行)》《中管企业纪委书记、副书记提名考察办法(试行)》,为坚持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、增强纪委监督权的权威性提供了组织制度保障。

修订后的《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》颁布,在刘春看来,正在进行的中央第三轮巡视工作,已经按照新的巡视工作条例的精神进行安排,有效指导了巡视工作。

此外,《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(试行)》《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(试行)》均填补了党内法规的空白。

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提出,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,为实现“十三五”规划提供坚强保证。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将进入决胜阶段,全面从严治党还有不少重点难点问题需要解决。”刘春说。

“反腐败和作风建设开弓没有回头箭,防止反弹、打击顶风违纪、不收敛、不收手,将是未来的重点;要推动各项改革措施落地,必须解决干部不作为、懒政怠政现象,这是全面从严治党面临的新挑战;2015年制度建设成果显著,但党内法规的落实、制度之间的配套协调、党纪国法的衔接互动,还需进一步磨合、调整。”刘春说,“2015年,全面从严治党在很多领域进一步打开了局面,而未来要取得长久效果,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坚强保障,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”

记者 韩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