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——浅谈我眼中的民主_党员心得_党员e家-福建省党员教育管理综合服务平台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e起交流 > 党员心得
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——浅谈我眼中的民主
来源: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5-10-27 <阅读次数:0
字号:T|T

许晶晶:浅谈我眼中的民主

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

——浅谈我眼中的民主

  俞可平的“民主是个好东西”,把民主问题谈得透彻全面,也很实在。对中国人而言,俞可平敢于说真话,敢于把好东西拿来给大家分享,敢于在不民主的时候传播民主,既是政治担当也是需政治勇气。读过这篇文章我也进行了一些粗略的思考,我也大体同意他的观点。但是,对于某些问题我也有自己的想法。虽然,对于民主这个问题缺乏专业性的思考,我自己得出的某些想法也许比较天真或者说是幼稚,我认为至少还是可以谈谈的。

  民主是个好东西,我相信很多人都对这一点有了共识。对于民主, 100多年前近代中国的仁人志士在寻求救国的道路中就早已经认识到了,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就是强调的民主,只可惜最后被蒋介石给抛弃了。有时候我也不禁会想,假如蒋介石有足够的魄力,在当初取得了统治权后,仍旧推行孙中山的民主去建设中国,改造中国,而非是进行所谓的独裁、清洗或者是只考虑极少数人的利益,那么他的结局会怎样,今天的中国的面貌又会是怎样。而在文革期间,全社会爆发内乱,经济发展也受到严重影响,党和国家正常的政治发展进程被中断。所有这些,都与民主法制遭到严重破坏有着直接的关系。俞可平通过这两个历史事件,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:正常的民主和法治建设进程一旦中断或遭受破坏,国家和民族就会经受困难,甚至招致灾难。而我想说的是: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采用的什么样的制度,我们永远也不能完全抛弃民主,至少我们得保留合理的制度并维持合理的秩序,否则我们会再次经历一次惨痛的教训。因为,在我看来,合理的制度和合理的秩序也是民主。

  这也让我想起前些时日,刚刚被立法院否决的香港政改方案。香港特区政府17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动议有关修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议案,37名议员中,共有8票赞成,28票反对,0票弃权,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本人按照惯例未投票,政改方案未通过。我个人认为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将对香港有利,并相信人大虽为提名程序设限,但一人一票的选举方式,将有助于改变香港的政制文化。在这种选举方式之下,候选人将须多听取民意、少听取利益团体的意见;从管治角度来看,这是好事。然而,现在我们似乎连验证的机会都没有了。俞可平提到的维持民主所需成本很大;民主可能降低效率导致一件普通的事情在协商和讨论中被搁浅;民主也可能导致政局的动荡。香港被否决的政改方案应该属于这种情况。除了去年的占领运动外,许多迹象已经显示,港人正面对极大压力,即使遇到较次要的问题也容易动怒,例如水货商、内地学童、违法停车,甚至个别的移民个案。由于香港政府缺乏民意授权,因此在立法会里经常要面对一个情况:反对派似乎一心阻碍政府提出的任何措施──不管社会对这些措施的观感如何。反对派依赖坊间几个不同团体的支持,其中包括一些各怀私心的狭隘利益集团。事实上,一些意在处理紧急问题的改革措施,有可能遭到部份利益集团抵制。但是,正如俞可平所说,在迄今所行的所有制度中,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。

  最后,我想说的是,不管什么样的制度,最终都是为了国家的强盛、稳定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这是根本目的。因此,现在我们不一定偏要对这两个制度中争论不休,我们只需要排除国家建设过程中的种种问题,脚踏实地的建设好我们的国家就是好的,即便我们现在不是民主国家。况且,在我看来,谁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出现比民主更优秀的制度。我们要做的,是对社会的发展和变化保持一颗开放的心态。

  所有这些,都与民主法制遭到严重破坏有着直接的关系。民主在这个时候最是急需的,然而当时的中国抛弃了民主。

    只可惜,老蒋也没那么做,现在也没有如果。今天的中国就是这样。也许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么容易简单,当时的社会局势也许不是那么简单。但是,不论怎么说,中国错过了一次走向民主的机会。对于这真的很遗憾。而我想说的是: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采用的什么样的制度,我们永远也不能完全抛弃民主,至少我们得保留合理的制度并维持合理的秩序,否则我们会再次经历一次惨痛的教训。因为,在我看来,合理的制度和合理的秩序也是民主。

  下面我想说的是关于文革的。在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中,俞可平谈到民主时提到了文化大革命。在这一篇文章中他提到了一些内容,那就是文革中完全没有民主,只有动乱。在动乱中国家建设遭受了极大的破坏,错过了我中国复

  兴的关键时期。在文章中他提到:1957年反右以后,知识分子的日子不好,过到了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全社会爆发内乱,经济发展也受到严重影响。而从反右开始,特别是到了“文革”期间,党和国家正常的政治发展进程被中断。

  所有这些,都与民主法制遭到严重破坏有着直接的关系。民主在这个时候最是急需的,然而当时的中国抛弃了民主。从新中国60年政治发展的实践看,他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:正常的民主和法治建设进程一旦中断或遭受破坏,国家和民族就会经受困难,甚至招致灾难。

  文化大革命的发生是一个沉痛教训,尤其是我们在这次动乱中错过了发展中国的一个绝佳时期,即便今天我们能够慢慢的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,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我们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,这个代价不仅滞后了发展,而且也损失了中国最宝贵的一段时间。毕竟,对于落后了这么久的中国,我们对于走向复兴,重拾昔日东方大国的愿望是多么的强烈。所以,对于这一点,我想说的是: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采用的什么样的制度,我们永远也不能完全抛弃民主,至少我们得保留合理的制度并维持合理的秩序,否则我们会再次经历一次惨痛的教训。因为,在我看来,合理的制度和合理的秩序也是民主。

  上面是我对于民主所想到的两件事,每次我想到这两件事,我都对中国的这两次错过机遇感到无比的可惜。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,并向前看。从很多方面来看,民主的确是个好东西。尽管我们能够看到他也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,俞可平提到的维持民主所需成本很大;民主可能降低效率导致一件普通的事情在协商和讨论中被搁浅;民主也可能导致政局的动荡。但是,正如俞可平所说,在迄今所行的所有制度中,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。

  最后,我想说的是,不管什么样的制度,最终都是为了国家的强盛、稳定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这是根本目的。因此,现在我们不一定偏要对这两个制度中争论不休,我们只需要排除国家建设过程中的种种问题,脚踏实地的建设好我们的国家就是好样的,即便我们现在不是民主国家。况且,在我看来,谁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出现比民主更优秀的制度。我们要做的,是对社会的发展和变化保持一颗开放的心态。

  鼓楼区组 许晶晶